长电科技

念想
来源: 2019-12-13 09:20 我要配资公司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
话说唐代的欧阳询一次骑马而行,于路边见一石碑,近前驻马一看,乃是汉代索靖所书。

还是从故事说起:

话说唐代的欧阳询一次骑马而行,于路边见一石碑,近前驻马一看,乃是汉代索靖所书。粗略一览,不以为佳,便打马而去。但走出数百步,脑海中对碑上之字挥之不去,又想细观,遂返回,下马详察一番后,以为知足,复前行。马行二三里,乃觉碑中字有味,又策马返观,立久及疲,“乃布裘坐观,因宿其旁,三日方去。”

好的东西,总是这样令人念想,令人痴迷。

长电科技玩字画,有的冲名头,那满足的是虚荣;有的看形式,重先声夺人之效;还有的追求大而全,良莠不分,纳之后快。

长电科技我关注书画二十余年,经眼的作品股票网 及原作何止以万计。然而有的东西,当年以为佳,如今早不入眼;有的东西,当年看不明白弃之而过,如今才看得出好来却无法再得。

长电科技犹记得湖北已故的吴丈蜀先生书郑板桥长联:“百尺高梧,撑得起一轮月色;数椽矮屋,锁不住五夜书声。”笔力苍浑老辣,结体寓拙于巧,真正是一见难忘,我只犹豫了一个晚上便为他人买去。

犹记得朱新建的一件出浴美人图,纯以水墨为之,而薄纱之轻盈透明、眼神之妩媚朦胧,足可令人对之销魂。因商价未果,失之交臂。

长电科技犹记得湖州谭建丞先生一幅清供图,以拓片补成盆,植古松灵芝,画虽小而雅极,我因决心未定卖家让予他人。

犹记得白蕉一纸兰花,风神绰约,我因嫌款字太少而放弃。

还有魏启后书《赵松雪诗》、萧龙士画的八哥、陶博吾的册页山水、石开的国画牡丹……这些当年错过的佳作,至今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还会不时地想起。有的因已售出无从股票 下落,有的虽还在卖家手中却涨至天价了!

那些奔名头的东西,有的时间久了也挤得出水分;而形式至上的作品,乍见一时的惊叹,也会在后来变为等闲视之;而眉毛胡子一把抓式的胡吞,最终皆成物累:看着,闹心;丢了,不甘。比来比去,最好的东西一定是安静的,它好得历久弥新,让你久久地念想。

十多年前,见得陈忠康先生一件精品,是他30岁出头步入书坛时的代表作,他正是凭着这路纯正的二王笔法,开启了当代帖学的风潮。我看得出这件作品的好处所在,也股票 它的意义所在,故一见之后,真同欧阳询观索靖碑一样,每天都要在电脑上欣赏一阵。卖家以多次出版为由,开价为普通作品价格的两倍。越是不得,越是想念,最后我还是咬牙买下了。今天看来,我为自己的魄力庆幸,因为如果错过,我会想念一辈子。

长电科技前不久,我又花重金买了一件朱新建的美人图,尽管价格已是当年的十多倍,我甘愿为这份挡不住的念想买单。

经久的念想,其实也是一场经久的考量与过滤。不好的东西一念即起,再念已灰;而好的东西念起一时,爱系终生。一件作品,若能经得起长久的念想,就应该出手了!钱君匋先生说,他1949年经过北京琉璃厂一家画店见到一张齐白石四尺整张《红莲鸣蝉》,价高没买。因为念着它,1950年再去北京,特意到画店,看到此画还在,但价高还是没买成。接着又想了一年,1951年又去看,仍然还不了价。直到1954年,他第四次走进那家画店,不再犹豫,高价买下此作,从此心安。

久念成痴,我有时也怕自己走火入魔。一日读画论,见清代戴熙《习苦斋题画》说:“画令人惊不如令人喜,令人喜不如令人思。”呵呵,这个“思”字真是解画人语,仿佛见着隔世知音,不禁莞尔。

吉安股票论坛 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配资 ”、“吉安股票论坛 网”的所有文字、股票网 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吉安股票论坛 网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吉安股票论坛 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配资开户 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